“秦神医,清露自幼喜欢学医,她学医天赋很高,您可不可以破例收她为徒,授她医术?”

“秦神医,如果可以的话,还请您收清露为徒,传授她医术!”

看到张清露脸上浓浓的失望色后,张卓君和张治国都是忍不住恳求秦浩收张清露为徒。

“张老、市首,我在天海市并不会久待,另外,我也真的有重要的事要忙,根本是没时间收徒授医啊!”面对张卓君和张治国的求情,秦浩摇摇头,婉言拒绝道。

“唉!”

听到秦浩这样说,张卓君和张治国都是摇摇头,没再继续劝说秦浩收张清露为徒,授她医术的事情。

而秦浩和张卓君他们的对话则是让张清露脸上的失望色更重。

“我没有时间收你为徒,授你医术,但我可以将七星神针传授给你,你可愿意学?”看到张清露脸上浓重的失望色后,秦浩想了想后对张清露说道。

“秦神医,愿意,我愿意!”张清露闻言,激动的向秦浩道谢。

她之所以一再提出向秦浩拜师,为的就是学习七星神针,如今秦浩愿意教她七星神针,她如何会不愿意。

“行,等吃完饭,我就教你七星神针!”看着张清露激动的模样,秦浩淡然说道。

“好!”张清露答应道。

“谢谢秦神医传授清露七星神针!”紧接着,张卓君和张治国不约而同的向秦浩道谢。

“一点小事而已,无需客气,我们吃饭吧!”秦浩摇头道。

张卓君和张治国闻言,都是不约而同的点头,没和秦浩客气。

随后,秦浩他们有说有笑的吃起了张清露做的饭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