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第一序列 >1259、至暗时刻(大结局中)

战场上,任小粟归来之前。

颜六元恍惚间回忆着,自己是何时与狼王相识的?

他从039号实验室的无尽黑暗里醒来,耳边全是被困的实验体们愤怒的嘶吼声,那些实验体苏醒的时间要比他更早一些。

年幼的颜六元能够感受到实验体对他的渴望,它们渴望着他的血肉,似乎这些能让它们成为完整的新人类,而不是一具行尸走肉。

他悄然的离开了那里,与实验体不同的是,他和任小粟所处的是病房,而不是囚禁实验体所用的囚笼。

天上飘起了雪,颜六元茫然的在雪地中行走着,直到他鼻息中出现温热的血腥气。

小六元在雪地中战战兢兢的想要逃离,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,听到了一头幼狼的呜咽声。

他慢慢转身回去,在雪地中找到了受伤的幼狼,看着对方腹部被野猪拱出来的伤口。

狼群狩猎之后,幼狼却再也无法跟上狼群的步伐。

颜六元莫名的感觉,这只被狼群抛弃的幼狼,就像是被那个辉煌时代抛弃的自己。

他找来石块割开自己的手腕,然后将血液一点一点滴入对方的嘴里。

连颜六元自己都不知道,这个举动会为将来埋下什么样的伏笔。

所以,颜六元出现在镇上之后,113号集镇附近才渐渐有了狼群的传说,那是一群连人类都无可奈何的狼群。

当任小粟第一次遭遇狼群袭击的时候,待到狼王撕开他胳膊上的皮肉时,那似曾相识的血液味道让狼王记起了一切。

任小粟成了狼群口中活下来的狠人。

再后来,任小粟第一次进境山的时候,狼王始终追随着任小粟的脚步,可那支队伍承受的所有伤害,都是实验体与人面虫造成的,其实狼群并未真的攻击过他们。

狼王小心翼翼的跟随着,被他们当成了追逐。

狼王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,任小粟与颜六元身上流淌着一模一样的血液。

其实当颜六元第一眼看见狼王的时候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距离喂血之日已经十年,对方以十年报恩,最终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为结尾。

有时候颜六元会感慨,狼王做到了很多人类都做不到的事情。

“再见了,我的朋友,”颜六元低声道。

他随着第一集团军转身离去,从此再也没有回头。

狼王在奔赴战场之前,最后回头看了颜六元的背影一眼,像是终于释怀了什么似的,扭头与颜六元以相反的方向各自前进。

那些看着这一幕的西北军士兵们忽然觉得,他们明明和这些狼群也没什么感情,大家也不过是见过几面而已。

然而此时,所有人却发自内心的感到悲伤。

此时狼群迎着人工智能部队而去,在它们即将与敌军遭遇的前一刻,狼群竟然化整为零,以此来躲避敌军的火力封锁。

可是,这一次的人工智能再一次展现了极其强大的微操作能力。

当狼群化整为零分散开来的时候,那机械化部队作为堡垒掩护的后方步兵部队,竟是以精密的火力封锁线,遏制了狼群的所有进攻。